一个朋友问道

一个朋友问道

摘要:有一次,摩拉·纳斯鲁丁骑着他的驴走路,那驴走得很快。一个朋友问道:“纳斯鲁丁,你去哪里?”纳斯鲁丁说:“告诉你实话,我不知道,不要问我,问这头驴。”那人被弄糊涂了,他说:“你是什么意思?”摩拉·纳斯鲁丁说:“你是朋友,所以我必须诚实和坦率。…

有一次,摩拉·纳斯鲁丁骑着他的驴走路,那驴走得很快。一个朋友问道:“纳斯鲁丁,你去哪里?”纳斯鲁丁说:“告诉你实话,我不知道,不要问我,问这头驴。”那人被弄糊涂了,他说:“你是什么意思?”摩拉·纳斯鲁丁说:“你是朋友,所以我必须诚实和坦率。这头驴既强硬又顽固,就像所有驴子一样,它总是制造麻烦。当我路过一个市场或城镇,如果我坚持我们应该走这条道,它就坚持要走另一条道,在市场里它变得滑稽可笑,我成了笑柄。人们说,甚至你的驴也不跟从你!所以我立了一条规矩,无论它去哪里,我都跟着它去。每个人都以为驴子跟着我,但那不是真的。尽管让驴子高兴,但我的声望是安全的。”

  这是十五世纪时、流传于突厥语系国家的一个故事。刚看到这个故事时,不禁哑然失笑,居然有这样倔强的驴子!居然有这样愚蠢的骑驴人!然而笑过之后,却陷入了深思:这头又强硬又顽固的驴子,是否也在你我的生命中存在?这骑驴的人,是否让我们如此熟悉?

  我们也是“骑驴人”

  思索的结果是怅然的。在我们讥笑纳斯鲁丁成为驴的随从的同时,我们自身却在屡屡被“驴子”所左右,很多时候,我们又与骑驴的纳斯鲁丁差得了多少呢?当然,不同的是,纳斯鲁丁在于走路,我们更多的则是投资。

  我们不妨来想想关于投资的几件事:

  “接纳驴子”——有没有想过,当时的我们是如何选择的第一只基金?笔者做了个随机的小范围调查,在15
名被调查者中,有7
名被调查者因为当时的市场比较好,选择了在银行买新基金;5名被调查者因为周围同事、朋友、邻居购买的基金涨得不错,所以跟着买了同样的基金;剩下的3名秉持“最优基金论”:排名前三甲的基金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是小范围的调查,没有太多的参考价值,但还是可以看出,绝大多数投资者愿意听信、采纳“驴子”的想法和意见,而并没有根据自己的理财目标和风险承受水平来科学的选择基金。尽管“驴子”的建议或许是对的,那么当风险真正来临的时候,我们是否真得能够坦然接受损失呢?这不得而知。

  “成为驴子”——我们购买基金之后的行动又是怎样的呢?从这15
名被调查者的讲述中,我们了解到部分被调查者会选择每天都看看净值变化,看看是否涨跌,涨跌的幅度,甚至极端到每小时看一次净值变化。在市场震荡的时期,基金净值往往是起伏的,一些投资者会受不了煎熬而选择了赎回。

  还有部分被调查者仅仅是为买而买。买了基金后,却对自己的基金不闻不问,同时不断地寻找收益更好的基金或者其他投资品种,随时做好替换的准备。就像是狗熊“掰棒子”一样,掰一个、扔一个。这样很可能付出了大量的申购、赎回费,却一无所得。

  就这样,我们主动地沦为了“驴子”的一员。

  “信任驴子”——当市场上涨的时候,我们又会怎么做呢?很多时候,当股市开始启动上升时,“出头的椽子先烂”的“驴子教条”紧紧束缚了我们的行动,我们漠视;当第一波声浪出现时,我们依旧观望和怀疑;当股市开始再次攀升时,贪婪战胜恐惧,我们开始热血沸腾;当股市攀升至一个较高的水平时,我们终于认为自己已经看准了大势,终于开始行动,大胆买入。

  “驴子”的思维让我们以为抓住了市场的时点,然而这时的市场很可能已经是估值的高点,再往上走就是泡沫,更可能是下跌的开始。信任“驴子”,让我们随时“风险”。

  “服从驴子”——紧接上文,当股市开始掉头向下的时候,我们秉承“驴子”思维,依然心存侥幸,认定股市还能上升;当股市快速下跌、点位已低于前期肩部时,我们开始陷入恐惧中,并因为厌恶损失而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但依然没有放手;当股市继续下跌,并进入谷底时,我们终于承受不了恐惧的重压,忍痛清仓出局。

TAGS:纳斯哲学基金投资智慧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