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本基金这一类型的产品再次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保本基金这一类型的产品再次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现在的王少成和唐赟都属于资历较深的从业人员,其中王少成从2010年就在东吴基金担任基金经理,2012年底加入交银施罗德,现任权益部副总经理并同时管理着四只基金。唐赟有7年金融行业工作经验,但从2015年起才担任基金经理,从事投资方面的工作时间较短。截至去年底,交银荣和的基金规模为14.84亿元,距离其成立时的18.28亿元下降了18.8%。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在基金经理稳定性上,虽然该基金成立时间较短,但经历的基金经理却不少。2015年5月29日到2015年10月6日的130天里,该基金由项廷锋管理,但任职回报却是-6%;2015年10月7日到2015年11月6日换成李娜管理,30天盈利了1.9%,从2015年11月7日至今又再次换成了王少成、唐赟双基金经理,二人合作1年又101天,盈利1.56%。

  通常公募基金在成立产品时引入担保机构,公募基金每年按基金资产净值的一定比例向担保人支付费用,担保机构则为其兜底。济安金信基金研究中心主任王群航表示:“在市场不佳的情况下,有的保本产品已低于面值,担保公司不愿再为其担保,保本基金此前的生产合作链便基本断裂。”

  比如从2016年二季度过后,市场就已经明显出现了蓝筹股、周期股行情,但从这时起,交银荣和的股票占比依然极少,而债券占比大幅提高。2016年后三个季度的季报显示,其股票占基金净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07%、3.48%、2.51%,债券占基金净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6.32%、84.72%、139.53%,而债券市场正是在去年四季度出现的大幅回撤行情。

  在近年来股债市场的强烈震荡下,投资者的风险厌恶情绪也显著上升,由此,名为保本基金的公募产品则大受追捧。但业内人士表示,保本基金创立之初,有很严格地保本策略,基本不放杠杆,或者说是在高评级债券上放很小的杠杆,但这类保本基金仅能保本,收益率很难出类拔萃,后来便被市场所摒弃,后续出现的保本基金则不乏风格相当激进的产品。

  另外一家引人注目的就是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在目前“破发”的保本基金中,该公司有两只产品位列其中,分别为交银荣和保本、交银荣祥保本,前者浮亏2.5%,后者浮亏0.2%。从成立日期看,亏损较多的交银荣和于2015年5月29日成立,此时正是A股市场最近一次转熊的时期。

  上文中提到的东方基金公司旗下就有一只名为东方赢家保本的基金,在此前不久因找不到适合的担保机构,而选择到期主动清盘。还有交银施罗德荣泰保本混合也在去年底因未能符合保本基金存续条件,于2016年12月26日保本周期到期后转型为非保本的债基。

  从2016年各季度的重仓股看,该基金经理的持股周期似乎比较短。2016年上半年,只有泸州老窖和广电运通两只股票稳定持有,其余八只股票全部更换,而在下半年的两个季度里,只有东阿阿胶、宗申动力、兆易创新三只股票稳定持有,其余全部更换,从各季度的前三大重仓股看,也仅有泸州老窖、好想你和东阿阿胶在持有期出现上涨,看来频繁换股并非获取收益的好办法。

摘要:中国经济网北京2月16日讯 (记者 康博)
近日,由于监管层的政策趋紧,保本基金这一类型的产品再次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根据最新监管要求,保本基金名称将调整为避险策略基金,这一举措的目的除让投资者打破刚性兑付预期外,还揭示了行业中普遍存在的反担…

  此前,已发行的保本基金都采用连带责任担保的保障机制,担保机构有权无条件向基金管理人进行追偿,基金管理人实际对基金份额持有人的投资本金承担保本清偿义务。通俗来说,就是即使第三方担保公司出了问题,投资人也不用担心,所有亏损最终都由基金公司兜底。

  保本基金“名不符实” 两成跌破面值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业内的潜规则“反担保”被《指导意见》明令禁止。《指导意见》规定,在基金到期时,若份额净值低于基金合同约定的投资本金,保障义务人负责向基金份额持有人补足差额。保障义务人在向基金份额持有人补足差额后,无权向基金管理人追偿。保障义务人通常是担保机构,这意味着,避险策略基金对基民而言仍然保本,但是担保机构不能再“高枕无忧”地来做这项担保生意。

  另外,东方安心收益以2.27%的亏损排名第四位,东方合家保本排名亏损榜第二十六位,亏损0.33%,二者都是东方基金公司旗下产品。前者规模较大,有17.82亿元,后者为6.92亿元。

  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中的保本基金有36只将在2017年到期,其中上半年到期的有13只,也就是说未来保本基金数量将随着到期日的临近而越来越少,逐渐被“避险策略基金”所代替。

  据了解,此次改名一是为了避免投资者形成对此类产品绝对保本的“刚性兑付”预期,二是提前预防行业潜在的风险。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保本基金现存三大风险,一是目前已发行的保本基金均采用连带责任担保的保障机制,一旦到期不能实现保本,基金管理人应偿付最终的投资损失,行业风险不容忽视;二是保本基金保本投资策略可能失效;三是保本基金快速膨胀可能带来风险。

  中国经济网北京2月16日讯 (记者 康博)
近日,由于监管层的政策趋紧,保本基金这一类型的产品再次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根据最新监管要求,“保本基金”名称将调整为“避险策略基金”,这一举措的目的除让投资者打破刚性兑付预期外,还揭示了行业中普遍存在的“反担保”风险。

  而交银施罗德旗下的另一只保本基金交银荣祥虽然单位净值目前也暂时亏损,但幅度仅为0.2%,而该基金成立时间为2013年,历史上进行过多次分红,如果是长期持有的投资者目前都是盈利状态。

更多

  项廷锋目前已经不在管理基金产品,如果此人是因为业绩较差而调离也顺理成章,但李娜仅管理了30天,还是在盈利的情况下进行更换就有点不知所谓了,目前李娜仍然管理着其他多只基金,但全都是混合型产品。

  成立时间较早的东方安心收益历经多次分红,去年9月1日开放申购后进入的基民目前浮亏较多。而东方合家保本是在2016年6月16日成立,此时市场已然出现回升,故而基金净值的跌幅并不大。

  从亏损榜中可以看出,鹏华基金的多只产品均有上榜,其中鹏华金鼎保本C位于跌幅榜首,截至2月13日收盘浮亏3.4%。

  从保本基金的净值表现来看,市场现存的一百多只保本基金中,已经有超过20%处于1元发行面值以下。其中,作为银行系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旗下目前有两只保本基金“破发”,而东方基金和鹏华基金也有多只产品上榜,且这三家基金公司的保本产品均处于跌幅前列。

  从公告中看,该基金最近一次分红是在2016年5月25日,此后几天的申购是被暂停的,直到去年6月24日放开,也就是说只有在八个月之内新进入的基民才有浮亏。但和交银荣和一样,在去年各季度里,荣祥的债券持仓占比始终较高,且股票持仓更少,但持股也非常短,各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变动较大。在天天基金网各阶段的同类排名中,始终被评为一般和不佳。

  综合来看,在去年股市下跌巨大以及债市年尾跳水的压力下,不少保本基金都遭遇了净值挑战。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月13日,在136只保本基金中,有36只基金净值低于1元发行面值,占比达26.47%。

  记者了解到,为做好新旧规则衔接,《关于避险策略基金的指导意见》明确对避险策略基金依照“新老划断”原则进行过渡安排,存续的保本基金仍按基金合同约定进行运作;存续保本基金到期后应当调整产品保障机制,更名为“避险策略基金”。

  监管层出重拳 行业风险防范于未然

  融360理财分析师杨若晨表示,保本基金更名为“避险策略基金”后不再承诺保本,具有一定实力的机构才有资格担任担保机构。风险最终由担保机构承担,避险策略基金的担保费率、基金管理费率将提升,保本基金的收益和规模将受到影响,出现下降。

  保本基金的发展态势与问题也早已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本月10日,证监会就发布《关于避险策略基金的指导意见》,明确了保本基金的投资策略、担保机构资质和担保方式等问题。

  该基金的净值显示,其仅在成立当天为1元,此后便一直在1元之下,也就是说这只保本基金在成立的一年半时间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从其公布的各季报看,在股票和债券的资产配置上,这只基金一直将重点放在债券上面,虽然大体上符合近一年多来债强股弱的市场特点,但也没有抓住股市反弹的有利时机将净值做高。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