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做基金的上半年盘点

大家都在做基金的上半年盘点

  天治基金在规模缩水及净值缩水两个表中,都位于前10。规模从84.5亿元缩减到10.23亿元,缩水87.89%。旗下8只混合基金中,天治低碳经济、天治中国制造2025、天治趋势精选都跑输同类。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安信旗下基金身上,安信动态策略A从114亿元降到2.34亿元,安信优势增长A从122亿元降到0.41亿元,安信鑫安得利C从103亿元降到7.18亿元。这三只基金在2015年第三季度排名在前10,但如果没有稳定的盈利预期,机构即使投资的是暂时相对排名靠前的基金,为了躲避系统风险,赎回也是没商量。

  市场系统性风险是天灾,基金公司可将其归因于时运,而业绩排名垫底导致的赎回,基金公司就要从自身多找原因。投资人买入基金,最关心的是收益,如果收益落后,首先想到的是赎回,当然,基金经理变更等容易让投资人对后市产生预期混乱,也会触发赎回冲动,泰达宏利和金元顺安就是这样的典型。

  泰达宏利复兴伟业、泰达宏利品质生活,两只在同类508只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中分别倒数第10、第16。泰达宏利复兴伟业规模从38亿元降至9.88亿元,几乎只剩下零头;泰达宏利品质生活则从刚够脱离迷你基金阵营的0.65亿元规模,重回0.36亿元,基金经理又要为这只基金是否清盘发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市场真是公平,不论公司历史长短、底子薄厚,只要在这个市场中搏杀,最后都要面对硬邦邦数据的检验。

  泰达宏利旗下混合型基金规模从523亿元缩到117亿元,缩水77.55%,统计区间内排名垫底是主因。纳入统计的23只此类产品,有13只同期排名位于后50%,更有8只处于后10%。并且,在混合型基金两个子类偏股混合型和灵活配置型中,都有垫底产品。

  前海开源成立于2013年初,诞生一年半后,就遇上2014年开始的大牛市,公司规模快速增长,2015年6月底时达到470亿元,是同期成立公司中规模壮大最快的公司。但在股市快速调整中,前海开源规模也缩水33.99%至310亿元。

  反观申万菱信规模从百亿到千亿元的过程,最为激进的行业分级基金是最大功臣,现在份额缩水也源于此,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同样做分级基金,第一个将分级基金标准化的银华基金公司,一直走宽基指数路线,波动幅度远低于行业指数,在牛市中增长速度虽低于行业指基,但熊市中份额缩水也较小,从而保证一轮牛熊下来,还有增量留存。

  远离业绩坠崖基金

  眼下,大家都在做基金的上半年盘点,我们却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看看一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一年前的6月底,上证指数恰好在悬崖边上,随即大幅下挫,好比冲下山头。但即便如此,不少基金公司奋力扒住了山石,并未受太大影响。也有很多低能儿,比大盘下挫更猛烈,这就是基金公司中的坠崖者。

  泰达宏利新起点A成立于2015年5月,诞生后也出现净申购,但一个月后就遭遇股市见顶,当年6月底,规模达107亿元,是当时公司最大的基金,而现在只剩下18亿元。规模变化,与这只基金基本面变化直接相关。从基金名称看,能让人理解成这是一只主要在股票市场搏杀的产品,基金投资仓位限制“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为0%-95%”也佐证这样的判断。实际上,该基金业绩比较基准“30%×沪深300指数收益率+70%×中证综合债指数收益率”显示,这是偏债方向基金。

  总数466只偏股混合型中,泰达宏利行业精选、泰达宏利红利先锋、泰达宏利蓝筹价值、泰达宏利稳定等4只产品分别排名倒数第15、19、20、21,合计规模从24亿元降到12亿元,腰斩。

  统计区间内,全市场中仅有嘉实、南方、招商等为数不多的公司实现了规模增长,而旗下混合基金缩水幅度超越大盘的公司有57家,更有34家缩水超过50%,最悲惨的是长安、安信等公司,缩水都超过了90%(表4:混合型基金缩水前10公司)。

  规模缩水基金公司的产品中,股票型基金(包括普通股票型、指数型、增强指数型)一年中缩水4370亿元。

  6月30日,上证指数、沪深300指数分别收盘于2930点、3154点,相比去年上半年末收官时的点位,两指数分别下跌31.51%、29.49%。弄潮于沪深两市的公募基金们,虽然整体规模逆势增长,但大多也只能是共市场之冷暖。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缩水的原因有多种,其中之一是基金新规提高了普通股票型基金最低仓位,各公司陆续将不符合标准的普通股票型基金转成混合型。

  红塔红土和英大两家公司规模曾经接近基金公司盈亏平衡线——80亿元的位置,可惜没能守住阵地,份额再度缩水60%以上,重回贫困线以下。

  申万菱信股基缩水,就主要源于分级指基。由于公司分级指基跟踪的都是最激进的行业指数,公司旗下有7只分级B在统计区间内跌幅超过50%(表3:申万菱信旗下分级B净值变化),其中申万菱信中证申万证券B跌幅高达84%,漫漫熊途,钝刀子割肉,投资人或是卖出分级B,或是赎回母基金,都会导致规模缩水。数据显示,申万菱信旗下多只基金规模缩水超过50亿元,其中申万菱信中证申万证券336亿元、申万菱信中证军工68亿元、申万菱信中证环保产业60亿元、申万菱信医药生物54亿元。

  中原英石和华宸未来两家,无论是在2015年6月的起点,还是在作为本次统计终点的2016年6月,规模都在1亿元以下,对于成立已经3~4年的公司可谓太平庸,长大遥遥无期。

  从规模看,大公司小公司均有,在2015年6月底时,规模最少者不足1亿元,最高者1502亿元。上投摩根、申万菱信等四家较大规模公司,在过去一年中,跌破千亿元,离开了千亿元基金公司俱乐部,属于降级者。其中,上投摩根从1329亿元降到919亿元,缩水30.82%,与大盘基本同步,尚可理解。申万菱信则大起大落,总规模从1025亿元猛降到380亿元,缩水幅度达62.97%,要想重回千亿元俱乐部,规模差不多需要翻两番,几乎如登高山般艰难。

  在这种情况下,规模原地踏步的公司们已有资格额手称庆,一些规模增加千亿的大公司更是值得加冕。但是,有25家规模跑输大盘的基金公司(缩水30%以上,本文称之为“坠崖基金公司”)却没有理由为自己的失败推脱:同样的天时,为何自家规模江河日下,别人却蒸蒸日上?

  第二个原因是,很多被动指数型基金是分级基金的母基金,在下跌的市场中,这类产品天然具有规模萎缩的劣势,如果公司旗下产品还以最为激进的行业指基为主,则是火上烹油,规模缩水是难逃的宿命(表2:股票型基金缩水前10公司),公司要检讨整个产品线的布局。

  但是,这只本可以带领公司走向盈亏平衡的产品,2015年全年业绩在同类中位于倒数第4,于是规模在二季度冲顶后,开始步入坠崖式萎缩阶段,三季度末剩26亿元,四季度末17亿元,今年6月,则只有0.31亿元。今年以来,该基金业绩排名依旧跑输同类,这当然值得相关基金经理反思。而作为公司整体业绩落后,负责公司整体策略布局的决策者,更应该反思一下错在何处。■

  但实际情况是,这一天,恰好是申万菱信中证环保B不定期份额折算的基准日,不论大盘反弹与否,向下折算都势在必行,当日买入者铁定巨幅亏损。按照当日及折算后第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算,当日买入者一天之间亏损43.6%,整体亏损2.79亿元。市场一片哗然,本报斯时也曾接到投资者的哭诉电话,询问该到何处去为自己的亏损讨个说法。

  混合型基金仓位调整和择股都比较灵活,基金经理能在择时及择股两个维度内大范围活动。如果收益不好,责任将直接归到基金经理身上,投资人赎回欲望更加强烈。

  这25家坠崖基金公司中,如不乏前海开源、红塔红土、英大、中原英石和华宸未来等新生力量。

  解剖规模缩水的原因,《投资者报》记者发现,规模缩水的基金公司可谓各有各自伤心事,同时也存在一些共性的问题。

  此基金成立时配备的两名基金经理,都有着资深的债券交易和研究背景。基金成立一个月后,两位经理双双离任,履新的卓若伟,也是一位资深债券研究者。其他公司,这类既投股又投债的灵活配置型基金,多数配备分别管理股票和债券两个经理。泰达宏利却是只派一人,还是一个身兼数职的人,卓若伟此前管理着混合债基泰达宏利养老收益,当年9月初继续接手泰达宏利收益增强,一拖多之路远未结束,今年4月增加泰达宏利多元回报、5月增加泰达宏利聚利、6月增加泰达宏利增利,一人身管6只产品,既然公司不重视旗下基金,投资人也就没法重视,只能“用脚投票”,赎回了事。

  除了股票型产品,申万菱信所管理的混合型基金规模也有缩减,而全市场中,混合型基金合计缩水比股票基金多一倍有余,达1.08万亿元,是规模流失最大的品种。

  同属于灵活配置型的泰达宏利新起点A,是公司混合基金缩水的主要“杀手锏”。

  以规模缩水幅度衡量,过去一年的输家——缩水幅度超过大盘跌幅的25家坠崖基金公司(表1:整体规模缩水超大盘跌幅前10公司)合计缩水5221亿元。

  任何公司旗下基金整体业绩落后,都会直接招来赎回盘,天治基金也是这样的典型(表5:混合型基金净值跌幅前10公司)。

  对公司混合基金业绩波动影响最大的是天治趋势精选,这只2009年成立的基金,诞生后一直长不大,2014年后半年的牛市,让这只基金终于搭上顺风车,规模开始增加,2015年6月规模曾经达到68.53亿元,这一规模,超越此前公司成立后全部产品的规模。

  机构资金是把双刃剑

  长安旗下混合基金规模从163.77亿元,猛减到5.8亿元,缩水96.46%,主要源于长安产业精选A的巨额赎回。作为长安基金公司发行的第4只产品,长安产业精选A在2014年5月成立,诞生两个月后就迎来股市反弹,可谓生逢其时。真正变成爆发户是在2015年二季度,基金份额从6.86亿份猛增到106亿份,基金规模也达到了125亿元,可以说,如果规模能够保持稳定,仅靠这一只基金,长安的营收就能持平甚至盈利,可这样的好日子最长也就持续了半年,到了9月底,份额只剩下1.56亿份,不仅前一个季度新涌入的申购资金全部撤退,连存量份额也流失。从持有人结构中看,此季度的赎回机构是绝对的主力,机构资金携风雨而来,带利润而去,在短短一个季度内,基金经理要清仓掉超过99%的股票来应对赎回。

摘要:眼下,大家都在做基金的上半年盘点,我们却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看看一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一年前的6月底,上证指数恰好在悬崖边上,随即大幅下挫,好比冲下山头。但即便如此,不少基金公司奋力扒住了山石,并未受太大影响。也有很多低能儿,比大盘下挫…

  而公司旗下申万菱信中证环保B对投资者伤害最深却是在一天之中发生的,可谓防不胜防。

  25家公司合计缩水5221亿元

  2015年7月9日,经历前期连续下跌后,沪深300指数在临近上午收盘时开始翻红,在下午的交易中大幅反弹6.40%,大盘反弹,指基必然领先反弹,有着两倍杠杆的分级B更是反弹的急先锋,很多没有看到申万菱信风险提示公告的投资人,误以为申万菱信中证环保B就是这样的品种,遂进场买入,当日成交额达6.4亿元。

  这些公司中,从成立时间看,既有刚成立两三年的新基金公司,也有经历过2007—2008年大牛市大熊市的老基金公司。基金公司所在地,北京、上海、深圳均有。

更多

  分级产品成重灾区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