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被日军作为指挥部的树堡

这个被日军作为指挥部的树堡

兽医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他把炮灰团的兵士都当亲儿子对待。不管是谁阵亡,兽医都会千方百计的将尸体找回然后入土为安,炮灰们把炮灰团当家,兽医俨然就像是父亲一样的存在。他的死,瞬间激起炮灰团的斗志

回答:

回到问题本身,龙文章等人能够坚守38天,首先是因为这200精锐非常能打。这200人特别能打,首先表现在这些人的战斗能力和战斗意志。无论是炮灰团的老兵,还是”特务营”的精锐,各个都是胸怀绝技之人,而且战斗意志极为强悍,面对各种危机,依然能够百折而不挠。

回答:

相比有6个罐头的C型口粮,D型口粮简单又轻便,就是一条110克的巧克力。这种巧克力里面含有大量麦片粉、脱脂奶粉、糖等,可以提供很高的热量。根据计算,即便最极端的剧烈战斗中,一个士兵最多消耗4000大卡热量,平时驻守部队往往只要消耗2000多大卡的热量。一天只要吃4条这种巧克力,就可以补充消耗的热量。

原本以为八天时间虞师怎么也能打过江来了,可是随着上边的不允,进攻越来越渺茫,只能依靠“麦师傅”联系空投了,而突击队为了抢夺这些物资牺牲了许多人,包括“麦师傅”在内。麦师傅死后由“全民协助”继承他的位置继续联系空投事宜,就这事靠着这些许的空投物资,突击队才在数千日军的持续围攻下坚持了那么久。
图片 1

日军又用75毫米山炮对大榕树炮击。可惜,大榕树虽大,毕竟只有一个树干比较粗,也不过3米左右,依靠山炮远距离炮击基本不可能击中!!!日军山炮胡乱轰击一通,至少几发炮弹落在阵地内,对大榕树毫无影响。由于原始森林实在无法观测,甚至有些炮弹还落到了包围圈日军头上。鉴于炮兵对大榕树无效,而且日军运输困难,炮弹数量有限,很快也就停止炮击了。

图片 2

有人奇怪,李克己营长为什么把阵地设置在复杂的原始森林中,而不设置在大龙河岸边的空地上。显然,空地更适合接受空投和空中支援,美军已经掌握了制空权!为什么这样?是为了躲避日军的炮击。日军此时在大龙河一线有高达36门山炮野炮。如果第1营这区区140人不能隐藏自己,恐怕被日军一轮炮击就全干掉了。

22日,日军主力全部渡过大龙河,112团2个营1000多人,反而被日军6000多人团团围。按照抗战的经验来说,在5倍日军强攻下,112团这1000多人能够支持2到3天就是奇迹。令人惊叹的是,此次新1军早已脱胎换骨,他们居然支持了整整1个多月之久。这是日军18师团长田中新一做梦也没有想到的,甚至也超过了孙立人将军自己的预料。

这种巧克力非常难吃,但体积小,热量高,空投一箱可以吃很久。美军C47运输机相当厉害,空投非常准确。

大榕树上的观察哨,瞬间就发现了敌人,立即示警。大榕树上的机枪手们,也都是可以打中飞鸟的高手。他们发现日军后,一般几个短点射就放倒一个,一串连射,就放倒好几个。18师团战士很顽强,被打倒了几十人,遇着还是拼死冲击,终于冲到了大榕树外围。

以当时突击队携带的弹药和口粮断不能在南天门的树堡里坚守如此长的时间,之所以成功既有突击队200余官兵的决死一战,又有上天的眷顾吧。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武器弹药问题,幸运的是突击队在占领树堡后,发现日军为了在此坚守储存了近一个营的武器弹药,一下子让龙文章不用再为武器发愁了。不过粮食就犯难了,本来日军也在树堡储备了大量的粮食,按照烦啦的说法足够突击队吃一年了,可是当时放粮食的仓库里躲了几个日本兵死不出来,何书光一激动用喷火器给点了,上千度的高温直接让粮食全烧没了,为此被炮灰们起个外号“何烧光”。所以口粮就暂时只能靠携带的那一部分维持,把四天的口粮分为八天吃。
图片 3

李克己营长这棵树上的最高处设置了瞭望哨,长期安排两个战士用望远镜观察。即便不用望远镜,方圆几公里日军的动向也一目了然。自然,光能看到还是不够的,还要能够打到。李克己在树上设置多个轻重机枪工事,居高临下封锁日军所有可能进攻的路线。

遗憾的是,还有一个极大的问题,就是水。水和粮食就不同!这140个人每天都要喝很多水,即便每次空投几大袋饮用水,往往半天就喝完了。人每天最少要和1500毫米的水,因为尿液排出也有1500毫米,在原始森林中出汗量更大,必须喝水更多。

解决了饮用水的问题,李克己他们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这个坚固又特殊的阵地,被李克己他们称为“李家寨”。不错,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家寨。

李克己他们在日军的夜袭中反而比较轻松,只要在固定进攻时间打退日军几次冲击就没事了。不但白天可以放心睡觉,夜晚甚至可以在日军攻击时间外呼呼大睡。

国军1个连面对5倍日军坚守34天:李家寨 (历史系列第12讲)

回答:

另外,如果人有了缺水情况,哪怕只有人体的百分之二,也会食欲全消,吃不下任何东西。久而久之,身体也就虚弱不堪,连枪也拿不动了。

首先炮灰团本身的战斗力不低,虽然最初都是散兵游勇,但好歹都是见过大场面,打过硬仗的队伍,真被逼到绝境了也能反咬敌人一口。再后来得到了虞啸卿装备的支持加强后,战斗力更上一层楼

如果李克己营长没有经验,他可能会带着部队胡乱向后溃退。撤退道路上,有日军几条火力封锁线,危险极大。即便部队能够侥幸成功,估计这140人能够幸存20、30人就是奇迹了。况且就算能够逃出去几个,他们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坚持20天等援军赶到,一样还是会活活饿死。

这难不到李克己他们。他们在蓝姆迦受过专门取水训练,可以用树藤作为取水的工具,轻松获得大量饮用水。112团第1营重机枪连连长丁涤勋回忆:士兵们把树藤砍断形成斜形,在藤的断面中心钻一个小孔,便于水滴下来,然后用一个水桶或者钢盔接着。大树上叶子上的大量露水,就顺着水藤一滴滴的滴下来,量很惊人。一个晚上就能得到2到3斤纯净没有污染的水,而这里树藤到处都是,少说也有上万根,这样就足够了!

回答:

图片 4

图片 5

在丛林战中,双方往往相聚20米到50米,甚至在10米左右才能发现。这种作战中,单发步枪的用处不大,重机枪由于难于部署,用处也有限。适合丛林战步兵使用的,主要是冲锋枪、卡宾枪等速射武器。至于手榴弹也很好用,因为它比枪械射击更隐蔽,在丛林战中防不甚防。

被包围的部队有好几支,如临滨的112团第1营刘益新一个连(负责在后方临滨固守),112团第1营李克己的一个加强连,第2营的几个连。其中以112团第1营李克己营长的一个加强连,最有代表性。

至于不吃饭,普通最多5到7天就失去站立的能力,更别说作战了。到时候岂不是要不等日军杀进来做俘虏,或者放弃抵抗向日军投降。在日军看来,李克己他们在四面围困下,最多坚持一周就会完蛋,所以他们建立了严密的包围圈,放弃了伤亡较大的白日进攻。

至于射击精度上,李克己营也丝毫不亚于日军王牌18师团。在孙立人严格练兵下,李克己营官兵射击技术极为高超,堪称世界第一流。在战前蓝姆迦的考核中,该营在1000米距离用机枪连续扫射,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二十五。80米距离用冲锋枪扫射,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三十。步枪在150米射击,命中率为百分之五十。

2、阵亡突击队队员“省下”的口粮!

图片 6

后来的结果众所周知,突击队在树堡内整整坚守了38天,但只携带了四天给养的突击队是如何挺过38天的?以树堡的特殊防卫,只要弹药储备足够,军事上的防守绝对不成问题,但最致命的缺陷还是守军的吃喝,四天的给养如何吃到第38天?

如果长期不饮水,人就会逐步脱水,不但会危及生命还会失去作战能力。人失去体重百分之五的水分,就会出现直觉混乱和判断力降低,恶心想吐,无法有效作战。一旦失去身体百分之十的水分,就会丧失听力,语言表达不清,走路摇晃,血液循环混乱。如果不能及时补充水分,人体内就会急剧恶化,甚至出现精神错乱状态,器官丧失机能,很快死亡。

问题:补给怎么来的?

坚守树堡之战,可谓是《团长》一剧中最为凶相,也是最让人压抑的一幕。虽然,龙文章等打赢了战斗,但是从中牵连出来的各种国民党军队中的腐败和权力斗争,都让人感到压抑。

而炮灰图本来安逸的待在河对面,斗志被一天一天消磨。虽然龙文章早有计谋,但也担心虞啸卿不能按照计划及时出兵汇合,自己也不愿意拿炮灰团所有人的生命去赌。正当龙文章犹豫不决,炮灰图混吃等死的时候,郝兽医突然被日本人一炮炸死了。结果一瞬间炮灰团精锐个个踌躇满志,迫不及待的想要为兽医报仇,恨不得撕了南天门的日本人

于是,在李克己营长巧妙的部署下,日军的优势:重武器,兵力多,形成包围圈,都全部失效了。日军只能在没有炮兵支援下,依靠机枪压制大榕树上国军机枪,然后用步兵拼死冲击。攻击刚刚开始,日军机枪手就会被压制,甚至直接被击毙。日军步兵就在脚下有地雷,头顶有机枪子弹,面前还有大量冲锋枪扫射的情况下冲锋。这种打法除了让日军丢下一片片的尸体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遗憾的是,日军如意算盘被现实打的粉碎。诚然,日军确实从地面死死包围了李克己营,即便一只猴子怕也逃不出来。但他们无法封锁天空!!

长期围困也是没用

之所以没有将真实的状况拍出来,是因为真象非常残酷!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到后来飞机被打下来之后,没有任何补给,能支撑38天靠什么?靠得是吃人肉!这是对人类本身一种精神折磨。谁都不想再提及。

团长,我也愿意当你的兵

这种巧克力还是防高温的,长期保存不会融化变质。几箱子D型口粮,就可以满足这140人坚持好几天了!有了空投,粮食就不是问题。即便没有空投,还可以挖野菜,吃芭蕉根,怎么也能活下去。

至此,日军已经毫无办法了。

夜袭也没有什么用处!夜战对于速射武器更为依赖,更适合李克己他们发挥速近距离射武器的优势。在黑夜里,国军2个冲锋枪手可以对付日军一个班的三八步枪兵。不过,18师团非常顽强,他们几乎每天都来夜袭,即便有伤亡也绝对不会停止。不过,死板的日军夜袭时间都非常固定,被孙立人讥笑为:像化妆舞会那么准时。

图片 7

当然,战士的意志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其实炮灰团在南天门给日本人造成的压力并不是最致命的,因为虞啸卿的整个师在河对面动都没动,这种未知的危险对日本人上层指挥官造成的阴影面积才是最大的。也正是出于这方面原因,日本人不敢全力去进攻树堡,反而要派出更多的部队去防止河岸对面的虞啸卿,从而才让炮灰团们能够撑下来。这应该才是炮灰团能够在南天门树堡坚守38天而不被攻破主要原因之一
图片 8

一是虞啸卿承诺四小时进攻,但龙文章下令做了几天的物资准备。

第1营的战士后来回忆:
“那棵大树的主干的直径有一丈多,需要几个人才能合抱过来。周围还有20几个大小不等的支干合起来,每个支干一个人也抱不过来。树冠很大,差不多有1个足球场大小。李营兄弟利用这棵大树做成天然的碉堡”。

遗憾的是,他们又踩中了触发手雷后。一时间到处都是爆炸声,十几个日军被活活炸死。18师团官兵极为惊恐,认为这是地雷。这些九州佬就算再不怕死,也不可能以人体去踩地雷吧。18师团官兵将冲锋变为小心翼翼的弯腰推进,这又成为大树上机枪的活靶子。少数几个摸到大榕树阵地内的,又被李克己他们140多人用冲锋枪扫射,无一幸存。

这样还是不够!大榕树的机枪射击点位置很高,射界还是有限,日军也是利用原始森林掩护,不能很清楚的看见,只能进行封锁性射击。这样的话,就必须尽量支持日军推进的速度,机枪才能大量将其歼灭。由于撤退的并不匆忙,李克己他们赶着大量骡马,带来了大量武器装备,其中包括大量手雷。有了武器就好办,李克己命令战士们较远的地方,布置了两百多颗触发式手雷。日军只要碰到他们,就会立即爆炸。

图片 9

就是这样龙文章率领川军团的炮灰们和虞师的特务营精锐们在这里死守了整整38天,把一个营的日军武器装备和弹药都打光了,到虞师发起总攻终于冲上树堡时,突击队仅剩1颗手榴弹和几发手枪弹了,而这些本是要用来自尽之用的。

李克己他们的阵地离大龙河仅几十米距离,但却不可能得到一滴河水。依靠空投的水袋肯定是不够的,必须另外想办法。好在李克己营官兵都受过丛林战训练,这难不倒他们。

1、首先,虞啸卿的部队由于接受了美式训练,除了武器弹药之外,饮食方面主力部队已经开始向美军体系靠拢,尤其在这次的突击队中,除了炮灰团的骨干力量之外,剩下的全是虞啸卿师其他主力部队的老兵,所以单兵单日补给一定会非常丰盛,肯定不会落魄到像炮灰团那样大米饭就芭蕉叶,所以必要情况下,一天的口粮拆分成两三天,也是勉强可以维持。

当机立断,反攻为守

能坚持住,主要靠龙文章的先见之明。

无论战局如何变化,无论日军攻势如何猛烈,这个所谓“李家寨”内的140多名战士始终保证高昂的士气。从营长李克己到普通战士都对胜利充满信心,认为自己必将被友军解围,于邦日军必败无疑。

相比弹药的消耗,物资的消耗更可怕。对于李克己他们来说,最大的问题居然是缺水。对于李克己他们来说,粮食大体够用,飞机每日都给他们空投口粮!英国人这些口粮的热量很高,诸如牛肉罐头之内,都是为了保证战斗期间巨大的身体消耗的。如果只需要维持基本的生存,一天吃半份口粮也可以了。在孙立人的强烈要求下,C47运输机还给李克己他们空投了一些D型口粮。D型口粮是美军用于最恶劣情况下的求生食品,也叫做野外求生口粮。

是忍饥挨饿的38天!

二次入缅作战中,有一只远征军队伍被日军保卫,凭借茂密粗壮的大榕树构建了一个堡垒,外围埋设地雷,密集的火力点,坚守了好长时间没被攻破,并且杀伤了很多日军,补给靠飞机✈空投,还可以呼叫空中支援,过的悠哉悠哉的,数倍的日军都奈何不了,好像远征军的人数就二三百人,

二是占领树堡的时候发现了日军的装备库,弹药其实挺充足的。(还发现了粮食库,要不是喷火兵那个猪队友,简直就是碾压)

图片 10

印度是英国殖民地,空投的物资主要都是英军的物资,以饼干、牛肉罐头等为主,偶尔也有一些美军自己的补给品。在这林空方圆数十公里,都是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区区30米长宽的林空,在空中也就是一个小点。美军运输机掠过这个林空,只需要1秒钟。负责空投的美军飞行员的技术惊人,竟然能将空投物资准确的投到这个林空中。

日本人面对这么一帮怀着国仇家恨的部队,想赢已是难事。而龙文章所部又躲在日本人自己修筑的工事内坚守,靠着日本人自己储存的一个营的装备死守,再想在短时间内歼灭炮灰团则难上加难了

这种陷阱比手雷还厉害,日军根本无法察觉到它们在哪里,随时可能中招。一旦脚掌被刺穿,日军就失去行动能力,只能送到后方治疗,相当于重伤了。至于鹿砦的破坏,也有办法。他们用大树丫只做了很多障碍物,日军即便冲到这里,也要艰难的越过这些障碍物才行。不用说,此时日军就又是阵地上国军的靶子。

光凭前面三项再什么省吃检用也不可能坚持到最后,所以突击队最后还是需要依赖美军的空投补给,在空投争夺战中也是突击队伤亡最惨重的时期,因为大家要脱离树堡的保护去抢夺物资,炮灰团阵亡的老兵们几乎都在这一环节阵亡,突击队的大部分官兵也在这一环节阵亡,蛇屁股被俘后被战友投掷手榴弹炸死,大胡子被流弹击中阵亡,张立宪重伤毁容,何书光中流弹阵亡,要麻残废,美军联络官被俘后遇害。。。最后生存的官兵靠着大部分阵亡官兵用生命抢夺的物质,坚守到了最后一刻。

其次,就是树堡也极为坚固,易守难攻。根据龙文章侦查的结果,这个被日军作为指挥部的树堡,早已石化,而且已经是重炮和航空炸弹所不能损伤的。所以,当日军围攻树堡之时,龙文章命令炸塌坑道进口,让日军只能对着一个口攻击。而这个口在各种火力的守护下,绝对是固若金汤,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李克己营长毅然带着部队冲入自己控制的一个林空(丛林中树木稀疏的地方),然后在附近约一个半足球场大的区域,部署了防御阵地。这个长宽不过30、40米的林空,对李克己他们来说确实极为关键的。通过这个林空可以接受空投物资支援,让他们可以继续作战和坚持。

南天门之战发起之前,龙文章实际上已经预料到了可能会发生变化,因此他也做好了过江后,突击队可能会坚守的准备,当虞啸卿告诉他突击队上岸后四个小时之内后续部队就会上岸,龙文章于是就做好了四天的战略储备,怕的就是虞啸卿的主力部队未能按时完成过江计划,但尽管自己做了提前储备,最后的结果仍然完全出乎龙文章的预料,突击队拼死过江占领树堡后,虞啸卿的主力师竟然取消了登陆计划,龙文章的突击队只能长期滞留在树堡之内,等待一场可能没有结果的留守。。。

看看真实历史吧。

《故事会》里那一则故事是这样讲述的:一个营的入缅中国军人被日军的一个旅团追击,在撤逃的路上发现山上有一大片森林,就躲了进去,进行才知道这哪是森林,就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榕树。这棵大榕树树冠有一个多足球场大,气根粗大众多,还有一群猴子。这山岗一面斜坡,三面峭壁,这群中国军人只能在这坚守游击拒敌。大榕树气根众多日军枪炮打不进去,且无法大规模进攻,白天中国的飞机还给这群中国军人空投武器装备给养,日军攻了30几天都攻不下来,最后中国军团大规模反攻下日军撤退了……

回答:

18师团的日军士兵不是菜鸟,他们相当厉害,特别擅长丛林战。发现李克己他们的阵地以后,日军毫不停留,立即以树木作为掩护,分散开高速突进,试图一举冲入阵地。无奈人跑的再快,终究跑不过子弹。

图片 11

剩下的主要靠空投,这段主要是阿译日记里提到的。

回答:

其中尤以抢夺空投物资最为凶险,因为不论之前有多么猛烈的炮火掩护最终等突击队冲出去时候这些火力支援都要停止,而日军在无数次的交锋中早已学乖了,只等突击队冲出之际才全力开火射击。基本上每次都是先以对岸地面火炮弹幕射击和轰炸机轰炸清理出空投场地,约100米见方,然后运输机开始空投物资,在落下之际,突击队阻止人员冲上去抢拖那些箱子,而其余队员则做最大火力的掩护,尤其是重机枪和巴祖卡基本不能停息,全力压制日军重火力,同时以手榴弹和掷弹筒连续投掷将抢箱子人的侧面炸出一道泥浆墙尽可能的阻挡日军的视野,然后就是看队员的速度了。基本上每次都得牺牲几个,多则五六个少则一两个。

回答:

3、树堡内日军留下的粮食。

一是打过去的时候,龙文章要求带了三天的补给,多少有点基础。

图片 12

大家也许要说,这个精度也不高啊。萨沙告诉大家,这并不是射击不动的靶子,全部是打高速运动的移动靶。也就是说,李克己营步枪兵2枪就可以撂倒1个敌人,绝对比珍惜子弹的八路军还牛,射击精度非常吓人!

图片 13

由于在38天的防守作战中,不断有突击队队员阵亡,因此整个突击队的整体需求量每天也在不断减少,有官兵阵亡后,他原有的那份口粮也可以分给其他尚存的战友,尽可能的延长时间。

事实上也是如此,坚守34天后,新38师救援大部队赶到,一举击溃日军,占领大龙河一线。在这种信念鼓舞下,李克己率部面对五倍日军坚守大榕树阵地34天之久,创造二战史上一个奇迹。

李克己他们控制着两个林空,为什么不退到另外一个更大的林空?原因也不复杂,李克己看中了这个林空傍边有一颗大榕树,借助这个榕树可以修建稳固的防御工事。

本来从最乐观的角度出发,突击队偷袭树堡时应该减少对树堡的破坏,尽可能的缴获树堡内部的弹药和粮食,以做长期坚守,可惜在战场复杂的环境下,想要十全十美真的很难,树堡内部的粮仓不幸被“何烧光”同志用火焰喷射器烧毁,但也不至于烧的一干二净,还有少量的存粮,被包围的突击队也是被围困多日后才选择呼叫空军空投支援。

就是这样的大榕树。这种榕树在南方有很多,萨沙记得阳朔和三亚南山寺都有。胡康河谷的大榕树比这些还要大得多!缅甸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对于进攻一方很不利!

日军不断改变战术,1营官兵也不断变化应对。无法突破李克己他们的地雷阵,日军开始零散炮击破坏雷区和鹿砦,为夜袭的日军开辟道路。手雷逐步消耗,补充又很困难,李克己他们相处了新办法。在国内作战的时候,很多国军部队压根就没有地雷。他们就挖有大量陷阱,里面插上尖锐的竹刺,并且在刺上小便。一旦日军陷入,脚掌就会被刺穿,由于尿液的作用,伤口很快会化脓发言。

回答:

此时李克己营长麾下没多少部队。他的一个主力连留守要隘临滨,他只剩一个步兵连、一个残缺不全的机枪连,总兵力140人左右,相当于一个加强连。他们正面是于邦村的日军55联队1个大队,背后是日军56联队1个大队,前后都是敌人,已经被团团包围。

图片 14

日军战史记载:历来的行情都是日军1个大队对付中国的1个师而绰绰有余。尤其在九州编成,转战中国大陆素有把握的第18师团与中国军战斗,更有最强的自信心。岂料胡康河谷的中国军无论在编制、装备或战法与训练上都完全不同,步兵军56联队虽曾勇战力攻,然而敌用稠密的火网与空中补给支持着圆形阵地,不仅不能压倒它,且使我军损失惨重。敌数量很少,却仍顽抗,扼守密林阵地,毫不退让。全军接此情报后,均为之愕然。

当时龙文章组建突击队之初虽然考虑到万一虞师总攻部队有可能不能及时接应突击队,所以让部队携带了4天的口粮,弹药则是尽可能多的携带。为此还遭到了虞师的“斥责”,虞啸卿向他保证最多四个小时就能攻上山顶与突击队会合。然而实际是突击队死守了一月有与才等到了虞师,而突击队已几近覆灭!
图片 15

二是得知虞啸卿没有按时进攻后,把大家的物资集中管理实施配给。

图片 16

李克己营长认为丛林作战,对准备完善的防御一方有很大优势,只要部署得当,指挥得法,最重要的是有稳定补给,就可以长期坚持下去。新38师的营长几乎都是孙立人亲手提拔的,孙立人对李非常赞赏,他在回忆录中写道:112团1营营长李克己少校是我所熟知的一位军官。他沉着冷静,足智多谋;战时总是身先士卒,所以士兵们跟他在一起时,虽身处逆境却仍信心十足。见情况如此危急,李克己营长却非常沉着,并没有丝毫慌乱。他认为如果擅自突围,肯定是死路一条,看来只有固守待援才能有一线生机。

图片 17

正是因为以上几点,所以龙文章的200人才能坚守38天。

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双方步兵往往到10到20米距离才能发现对方,日军炮兵侦查员根本无法观测,找不到目标,这些火炮就失去作用了。日军只能用步兵反复冲击,重武器就形同废物了。就轻武器来说,第1营这个加强连并不比日军弱,可以有效对付日军。

回答:

防御工事如此完整,看来日军很难有所突破了。更可怕的是,李克己营长他们火力也非常强大,射击精度更是十分惊人。美式的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和手枪形成的近距离火力网,远超过日军。别的不说,单单汤姆森冲锋枪,日军就根本无法对付。经过美方估算,新1军一个班的火力投射强度,是日军的2到2.5倍。

回答:

由这样一群人组成的部队,在日本人自己修筑的坚固公事内,想全歼他们,可能性很小。炮灰图虽然人不多,但分工明确,特务营精锐虽然跟炮灰图不对付,但在战场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没人会把平日里的小恩小怨带到一线战场上。

南天门树堡的最后攻防战,在龙文章率领的炮灰团精锐和特务营精锐整整守了38天,最后以虞啸卿本部全面总攻取得胜利而结束此战

4、美军空军的空投

只是缅甸天气时好时坏,一旦遭遇雨天,空投就会中断。更可怕的是,日军也有一些防空武器。有一次,一架投粮的飞机被日本人的高射机枪在翅膀上打了一个洞,此后三天,再也没有飞机前来,李营长和战士们啃了三天的芭蕉根。不过,负责空投的C47运输机堪称飞机中的硬骨头,有机翼被打掉一半还能够飞行几十分钟返航的例子。日军小口径高射机枪,只要不是意外的同时击中两个发动机(C47可以利用一个发动机返航,这是设计之初的要求),就不可能击落C47运输机。

新1军反攻缅甸的第一次作战于邦战役,就因为美国佬胡乱指挥差点丢掉整整一个团。驻印军参谋长、美国佬柏特纳纸上谈兵,竟然让新38师112团近携带轻武器和少量补给孤军深入,最终被数倍日军团团包围。而新38师主力,距离112团还有20多天的路程,远水救不了近火!

李克己他们的补给线并不在地面,而是在天空。利用控制的这个仅有30多米长款的林空,李克己他们获得了源源不断的空投物资,让日军困死战术成为了泡影。美军已经掌握缅北地区的制空权,每天都有1架C47运输机赶来,对李克己他们空投一个连份额的补给和弹药。

而特务营的精英虽然不招人待见,但战斗力也不比炮灰团弱。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种关键时候就体现了指挥官的重要性。新38师内能够做上营长的,都不是泛泛之辈。112团是新38师的主力,而第1营又是112团主力,该营经历大小战斗数百起,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早在第一次缅甸会战时候,李克己营长就已经经历过丛林战,后来从缅甸逃到印度,也走过无数原始森林,对此颇有些心得。李克己营长同陈鸣人团长一样,从淞沪会战开始,历经数百场战斗,九死一生。

原著党来答。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这边,日军王牌野战师团18师团长田中新一命令:55联队和56联队3个步兵大队和3个炮兵大队,立即渡河,寻找新1军112团决战,将他们一举歼灭,同时救援于邦的被围日军。

最后,就是粮食的合理化分配。虽然,何书光一把大火几乎烧光了日军的粮食。但是,这200多精锐好歹还带着3天的口粮,另外还能从空中得到少许补给。龙文章可以调配食物和水,保持部队的作战能力。

日军本来击中5倍兵力约700多人,团团包围李克己140多人,试图在几天内吃掉他们。没想到,久攻不克又无法弃之不理(李克己他们阵地距离大龙河仅有几百米,距离于邦也不到1公里),只得转为夜袭和长期围困。

图片 18

图片 19

至于围困,理论上是非常有效的,也是极为致命的。在雷多的新38师援军赶来还有20多天,而李克己他们粮食最多吃3到5天,剩下20天怎么办呢?众所周知,人不喝水最长只能活7天,普通人3到4天就会送命。在胡康河谷这种气温高达40度的原始森林,每个人都汗流浃背,出汗量极大。李克己他们不喝水,恐怕连2天都活不过去。

再次,就是日本缺乏足够的弹药。由于树堡是日军的总部,其实也就是日军的物资储存区。日军的粮食、弹药基本都被储存在树堡之中。所以,当龙文章等人占据了树堡之后,也就切断了日军的补给线。他们进攻树堡的武器和弹药就变得极为匮乏,根本不敢密集使用。所以,削弱了日军的攻势。

他让战士们砍伐树木,在外围设置了六道鹿砦,阻挡日军推进,让大榕树上的机枪有更多的射击时间。从七个火力点向外几百米距离,又部署了数百枚系着线的手榴弹。这些手榴弹多做过掩饰,其中一些即便站在1米外也无法发现。如果敌人想摸进阵地,这数百枚触发式手雷随时会要了他们的命,同时爆炸声和火光还是很好的预警。

顶住了日军一周的攻击,李克己他们最完全站住了脚。大榕树的作用很大,却也不能只靠一棵树。李克己营长在大榕树阵地非常稳固的基础上,又进行了强化。李克己在地面上设置了严密的阵地,规划了另外7个据点,每班守负责一个。这7个火力点可以互相交叉射击,进行火力支援,即便1到2个被日军突破也没有关系。在这种完善火力下,不要说日军,就算一只山羊试图靠近,也会被瞬间击毙。地面火力点设置好以后,李克己又强化了地雷封锁线。

此战,李家寨的国军以几十人的伤亡代价,击毙日军二三百人。现在的国军,早已今非昔比,远强于日本鬼子了!

后来龙文章请战,与虞啸卿指定南天门决战战役。后自己带兵冲去南天门树堡坚守,虽然龙文章出兵时,也担心虞啸卿掉链子,但是为了消灭南天门的日本人也为了给兽医复仇,还是义无反顾的带兵出击

开始几天,日军连续冲锋数次,全部被击退。恼怒之下,日军开始用机枪扫射大榕树。遗憾的是,这棵大树非常坚固,枪弹打击对它根本无效。大榕树上的国军机枪手居高临下,可以毫不费力的压制日军机枪手。日军机枪手只要一开火,不到15秒立即遭到还击,徒遭伤亡而已。久而久之,日军机枪手就不敢朝大树射击了。

所以,空投很快又恢复了。即便暂时不愁空投,毕竟还是要节省用,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李克己对补给和弹药都是经过仔细计算,尽量把消耗维持在最低限度。他总是和战士们说,把敌人放近了再打,到20米内再开枪。

新38师官兵受到过严格训练,孙立人对他们的要求是50到150米距离,每5发子弹必须撂倒一个敌人。现在李克己的要求是,20米内2发子弹必须撂倒一个敌人。由于孙立人的严格练兵,李克己他们基本达到了这个标准。

在第一次缅甸会战时候,日军曾经利用原始森林的大树设置火力点防御。在攻打于邦外围据点时,一些日军故计重施,在树上设置机枪巢,甚至把掷弹筒都搬上大树。这些大树工事给国军造成很大的麻烦和伤亡!李克己营长认为这非常好,决定拿过来用。他选择了一颗非常大的榕树!

图片 20

第四,就是在对岸国军的炮火掩护,也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为龙文章等人的防御起到了补充作用。而日军由于物资丧失,根本没有能力与对岸的国军进行炮战。所以,国军可以从容的拥火炮进行支援,而日军却难有火炮进行反击或支援对树堡攻击的能力。

《我的团长我的团》树堡之战拍摄的场景不对,这样的场景别说坚守30多天,估计1天都坚守不下来。在80年代《故事会》就对这个故事的场景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可信度也比较高。如果是如《故事会》里对树堡的描述,2个月都可以坚守下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