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将步入

阿尔及利亚将步入

此时以及之后的阿尔及利亚早已不是布特弗利卡担任外长时的那个意气风发、捍卫理想的阿尔及利亚。

革命期间,他参与了多条战线的多场战斗,并且很快脱颖而出,在革命领导层中担任高级职务。那时,他才20岁出头。

十年内战结束后,在军方的支持下,布特弗利卡重新出山,在1999年当选总统。上任后,他把结束暴力冲突作为头等大事。他通过谈判达成停火协议,力排众议赦免武装分子。阿尔及利亚由此逐步走出内战阴影,重回正轨。

1954年至1962年,阿尔及利亚爆发反抗法国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布特弗利卡也早早中断学业,从摩洛哥回到阿尔及利亚,跟随当时的起义军指挥官胡阿里·布迈丁干革命。布迈丁后来成为阿尔及利亚总统。

布特弗利卡以过人的政治智慧结束内战冲突,并把国家带上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轨道。但是,在他长达20年的执政期间,阿尔及利亚并未完全摆脱经济停滞和腐败问题。生活水平低、就业机会少和服务匮乏早已引发不少抗议,外国投资者也渴望进行经济改革,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这些都是“后布特弗利卡时代”需要解决的问题。

上世纪70年代,在担任联合国大会主席期间,布特弗利卡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谴责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他还邀请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阿拉法特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为国际社会承认巴勒斯坦解放事业迈出历史性一步。

干革命

持续数周的示威抗议给支持布特弗利卡的军方巨大压力。最终,军方的一道“下台”通牒成为压垮布特弗利卡的最后一根稻草。

布特弗利卡的辞职意味着他对阿尔及利亚长达20年的统治就此谢幕,阿尔及利亚将步入“后布特弗利卡时代”。

代言人

身穿20世纪60年代流行的定制西装,戴着时尚的墨镜,让布特弗利卡显得既绅士又前卫。独立战争时期赶走法国殖民者的丰功伟绩也赋予他更高的声望和权威。

拉美革命家切·格瓦拉受到布特弗利卡的欢迎,南非前总统、反种族隔离斗士曼德拉年轻时在阿尔及利亚接受人生第一次军事训练。

图片 1

1962年阿尔及利亚独立后,此前的革命生涯为布特弗利卡积累了雄厚的政治资本,为他跨入政坛铺平道路。特别是他的革命导师布迈丁出任总统后,布特弗利卡平步青云,成为布迈丁时代最杰出的政治人物之一。

1962年,25岁的布特弗利卡被任命为青年、体育和旅游部长,次年又出任阿尔及利亚独立后的首任外交部长,直到1978年布迈丁去世。

外界预计,年事已高、久病缠身的老总统应该会很快退位。但是,坐在轮椅上的布特弗利卡仍在创造连任的奇迹。2014年,他在总统选举中以超过80%的选票赢得第四个任期。阿尔及利亚人感到无比惊讶。直到今年,他还获得提名并坚持参选,希望升级到“布特弗利卡5.0”。这次,民众愤怒了。多地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数十万人上街游行示威。很多人认为,提名一个坐在轮椅上的80多岁的老者将有损一个百万烈士的国家。

在外漂泊6年之后,布特弗利卡于1987年回国。但他一直保持低调,拒绝接受政府职位。

力挺后殖民地国家、挑战美国霸权、著名的“不结盟运动旗手”,布特弗利卡的“大义之举”使阿尔及利亚成为捍卫第三世界独立解放运动的重要力量,同时也是孕育理想主义的温床。

上世纪90年代,带有原教旨色彩的组织“伊斯兰拯救阵线”在阿尔及利亚崛起,并在1992年有望赢得议会选举。然而,军方支持的政府宣布选举无效,由此引发一场长达十年的内战,造成约20万人丧生,国家濒临崩溃。血腥冲突让阿尔及利亚整个90年代成为“红色十年”。

再出山

摘要:布特弗利卡的辞职意味着他对阿尔及利亚长达20年的统治就此谢幕,阿尔及利亚将步入“后布特弗利卡时代”。

无限风光的背后却是激烈的政治斗争。布特弗利卡与他的安全部队展开一系列权力争夺战。

2011年,一场突如其来的中东政治风暴席卷北非,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如多米诺骨牌一般相继“瘫倒”,领导人或下台,或亡命。但阿尔及利亚却幸运地躲过一劫。按照路透社的说法,这有赖于外汇储备的缓冲和民众经历十年内战后对国家出现剧烈动荡的警惕。

被通缉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黑豹党”领袖埃尔德里奇·克利弗也得到布特弗利卡的庇护。

在国内失势后,他从聚光灯下隐退,并于1981年离开阿尔及利亚,流亡海外。他先去了瑞士,后又辗转来到迪拜,成为阿联酋执政者的顾问。

起与落

在持续数周的抗议声中,在军方的施压之下,82岁的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终于不再恋栈,在周二递交辞呈,离开他原本还想谋求第五个任期的最高权力宝座。

在担任外长的15年里,布特弗利卡以后殖民地国家的代言人形象活跃在世界舞台。

一些传记作家说,布特弗利卡1937年3月2日出生在阿尔及利亚西部的特莱姆森,也有说法称他的出生地是摩洛哥的乌季达,此前,他的父亲从家乡特莱姆森迁至乌季达。

其实,布特弗利卡不是没有流露过去意。2012年5月,他在阿尔及利亚东部的塞提夫发表演讲时表示,现在是他这一代人将权力移交给新领导人的时候了,“对我们来说,一切都结束了。”只是他用了7年才兑现这句话。

即使是政治强人也抵挡不住衰老和病痛的侵袭。2005年,法国医生为布特弗利卡做了手术。当时,官方称他患有胃溃疡,但是一份外泄的美国外交电报显示,他患有癌症。2009年母亲去世后,布特弗利卡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他对母亲曼苏里亚的感情可能很深,他们曾住在阿尔及尔的一套公寓里,曼苏里亚生前在那里给自己的儿子做饭。

苍老、衰弱、目光呆滞,很难想象,这个蜷坐在轮椅里的衰老不堪的中风老人,曾经是一个敢于举起步枪瞄准法国殖民者的战士,一个叱咤阿尔及利亚政坛的风云人物,一个在国际舞台上为第三世界的独立解放鼓与呼的先锋旗手。

得益于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阿尔及利亚渐渐走向富裕和平。布特弗利卡也在2004年和2009年两次赢得连任,成为阿尔及利亚30年来权力最大的总统。

终让位

去年,他还解雇了十几名高级军官,巩固了自己的权力。

然而,随着导师布迈丁在1978年溘然辞世,布特弗利卡的政治生涯也从巅峰坠落。他被撤职,不再担任外长。他还被指认腐败而受到调查。布特弗利卡说,这些指控是政治阴谋的一部分。

2013年初,布特弗利卡因为中风被转移到法国接受治疗。在巴黎一家医院住了三个月后,他坐着轮椅回国,从此很少公开露面。

关于布特弗利卡的私生活,外界知之甚少。官方记录中没有提到他的妻子,不过有些记录说他在1990年结婚。

后来,布特弗利卡被任命到阿尔及利亚西部担任军事行动指挥官和参谋长,接着又被派往总参谋部,并于1960年前往南部边境领导“金融战线”。

1975年,亲巴勒斯坦的激进分子、绰号“胡狼卡洛斯”的伊里奇·拉米雷兹·桑切斯在维也纳欧佩克会议上绑架了与会国的石油部长,并要求用飞机把人质送到阿尔及尔。镜头显示,布特弗利卡在机场拥抱桑切斯,然后他们坐下来就释放人质进行谈判。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